播出前就擁有超高呼聲的《斯卡羅》即將迎來尾聲
這部作品講述一段屬於臺灣的重要歷史:「羅妹號事件」
這集邀請到
旅飯的工頭堅帶大家一起來趟臺灣旅遊文化巡禮
除了豐厚的歷史故事,劇中的史詩級場面都取自臺灣最美的風景!

本集來賓:旅飯-工頭堅

旅飯-工頭堅 介紹

阿公開過美軍 Guest House,阿爸曾是日語導遊
自己當過 MV 導演、網路趨勢觀察者、資深部落客,並是國家考試合格的國際領隊;創辦過「部落客旅行團」,擔任過旅遊集團的社群發展總監;鍾情啤酒與威士忌,悠遊於生活、娛樂與歷史題材

現任《旅飯》、米飯旅行社共同創辦人暨「旅行長」、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理事
個人著作《時代的風:四段人生與半個世界》

原著《傀儡花》是個怎樣的故事?

作者陳耀昌教授
第一本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即入圍文化部「2012臺灣文學獎」及入圍2013臺北國際書展「書展大獎」。
2015年之《島嶼DNA》,發行後迅速成為暢銷書,其中之文章,在網路上造成轟動
目前並以醫學教授而跨界擔任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駐校作家



原著《傀儡花》
小說描述發生在一八六七年台灣恆春半島的故事,故事中的事件史有明文,人物則有九成是確有其人。傀儡花指的是女主角潘蝶妹,為客家人父親和嘉禮番公主的混血女兒,但因傳言訛誤,誤讀為傀儡番,才被稱為傀儡花,小說重現了真實的時空、事件與人物,有史實依據,也有虛構成分


原著影像化的成果

1. 創下公視戲劇首播收視率最好的紀錄
2. 社群媒體的討論風潮
3. 對文化認知的定義重新探討

 

臺灣人對於歷史的認知

一般人都認為各族群會說自己族群的話,各自切割開來似乎沒有交集

《斯卡羅》戲劇帶來的討論:
1. 重視當時的文化,帶來許多震撼感
2. 導演將影像的完成度做得相當好
3. 有人說吳慷仁飾演的角色台語講得不太好,但這次的水仔一角我認為有突破以往的演技
4. 關於黃建瑋飾演的「劉明燈」會講英文這件事,因歷史紀錄上沒有確認他真的會說流利的英文

若要考證其實考證不完,但在戲劇表現上,如果考證得太瑣碎,會失去戲劇的呈現手法
《斯卡羅》戲劇內容流暢,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表現得當

引發出來的戲外討論

戲外討論是更有價值的

主持人:朋友述說,為何必麒麟手上的燈,是跟現代爬山使用的燈一樣
當時交通不方便,為何大家腳程可以這麼快 (笑)

工頭堅:我認為在網路社群時代,戲劇的討論都會變得很有趣,你會很難預料觀眾對於哪些點是有反應的,
若戲劇可以引發廣泛的討論,那這部戲就成功了
當然這部片也會有負面的討論,包括導演是否有怎麼樣的意識形態,又因為是公視政府出資是否有想要扭曲什麼樣的史觀

綜觀來說,我個人認為目前引發的討論是值得認可

工頭印象深刻的大河劇

主持人:「大河劇」一詞源自於日本,指NHK製作並播出的一系列時代劇。KBS大河劇大多為朝鮮時代的主要題材,其次則是三國時代、後三國時代與近代,台灣觀眾熟悉的作品:篤姬、真田丸等,除了服裝、建築、對話,各種角度都需要學者參與才可打造完整的劇本。
大河劇可以培養專業工作者,帶領戲劇的品質,像台灣之前的作品《一把青》,也是讓大家了解那個時代背景的文化。

工頭堅:我滿早就有在看大河劇,大河劇原來的語言是大河小說傳遍過來的,長篇小說可能寫的是家族、朝代所延續下來的,NHK那邊就用一年的時間來製作,每個禮拜播一集,戲要52集才播得完,若要一次播到四季就好比一條大河,所以是大河劇的說法來源

台灣可以拍成大河劇的我第一個想到:紫色大稻埕,有時代背景沒錯但我覺得比較像是時代切片,大河劇的重點不單純只有娛樂,在當下的社會氛圍什麼樣的戲劇可以去鼓舞觀眾,這其實是大河劇想要達到的目的

鼓舞人心的大河劇

事件:三一一地震後

晨間劇推出:《小海女》
大河劇推出:《八重之櫻》
為NHK第52部大河劇,2013年1月6日起開始播出,由綾瀨遙主演
但是在2011年3月11日發生了東日本大震災,NHK內部為了支援東北復興計畫而更換方針。更改為福島縣會津出身、創立同志社大學的新島襄之妻-八重的一生,並請來坂本龍一作曲



事件:明治維新 150周年

大河劇推出:《韋馱天~東京奧運故事~》
本劇為慶祝2020年東京奧運,首度嘗試4K畫質拍攝的大河劇,並啟用了兩位旁白,以打破第四面牆的形式講解劇情。「韋馱天」為佛教護法,為一象徵疾跑的神祇,題字設計者橫尾忠則想讓標誌亦有飛騰感,故在宣傳海報上飾以三曲腿圖

推出《斯卡羅》的目的

大河劇拍來拍去無非是那些時代,即便同一個主角的故事也會有不同角度的立場
《斯卡羅》中的李仙得被英雄化、美化的討論,也可以讓別人去思考歷史的意義
《斯卡羅》可以算是台灣時代劇的力作,也可以一般觀眾去探究文化跟歷史

蝶妹為何象徵臺灣?

《斯卡羅》中有許多角色都是真實存在,蝶妹則是虛構的人物
陳耀昌教授在訪談中曾提到:
蝶妹事實上就是台灣,希望用這個角色去擬人化,旁邊去圍繞歷史上真實的角色,用這個角度去看會比較好理解跟輕鬆

可以去思考:
1. 《斯卡羅》這個題材若是美國人來拍,會是什麼角度
2. 下一部要拍牡丹社事件,是不是可以請日本人來拍,台日美一起來合作
3. 原住民的部份可以用原民的常用語言或導演來協助


歷史本來就是多元的視角,沒有對與錯,這樣才會誕生精彩的戲劇

《斯卡羅》的美術佈景vs臺灣風景

《斯卡羅》的美術指導許英光在糖廠打造府城的聚落

台灣國民旅遊的特性:把場景庸俗化的能力
ex 墾丁的社頂、後灣、南灣,會想到玩水打卡,現在開始流行一些生態旅遊,過去我們做的旅遊不太會跟歷史做結合

斯卡羅的主要場景在琅橋,現今靠近後灣車城那邊
台灣雖然四面環海,但漂亮的海灘卻很少,所以會有許多飯店想蓋在附近
但如果用歷史角度的資源去挖掘,是不是會比蓋飯店更有意思

 

景點面臨庸俗化

疫情趨緩後,可以看到各地旅遊興盛,或是藉由劇中角色宣傳
許多庶民化的旅遊現在興起 (扮裝COSPLAY)
但也有很令人印象的旅遊體驗,我覺得這些都是影劇工作者或是深度旅遊未來可以做這樣的安排

對照斯卡羅中的夏威夷

《斯卡羅》中的立場,就像是現今的夏威夷

歷史上的這一點可以相通,有人說台灣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地
我認為《斯卡羅》可以向海外宣傳,像是太平洋島國、夏威夷、紐西蘭等,我相信他們看了也會感動,夏威夷原民文化現今也是被美國保留得算完善,我希望各語系的國家看了《斯卡羅》之後如果有意願來台灣旅遊,這樣也會增加有意義的旅遊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