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樓的天堂》即將在10/9(六)開播啦!
「每個人心理或身體都有一個結」現代人往往藉由醫療治病,但我們的心靈誰來顧?
《四樓的天堂》中有推拿師也有心理醫生,透過不同角色的生命故事,形成一股暖流,最終相互交織、療癒
這次邀請到導演陳芯宜及編劇樓一安
從精彩的創作過程與您聊聊這部作品到底多療癒!

 

創作此作品的動機

導演陳芯宜:「心裡的傷,身體會記住」,這句話確實貫穿整部片,也是來自一本書的靈感,我從過去拍紀錄片拍過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包括劇組人員也會有各自的職業病,攝影師會腰痛、剪接師手會痛,我發現從這些身體上的病痛用剝洋蔥的方式發現生理的疼痛是跟內心創傷糾結有關係的,這兩個東西有神秘的連結,所以會想透過《四樓的天堂》去探討這個問題

我們田調一些中醫生、推拿師,發現很多這種身體的傷不是來自外在因素,像有些人他個性比較容易緊張以至於肩頸很緊,像中文句子裡說的:「把苦往肚子裡吞」,這樣的人胃部可能就比較糾結,透過每一集的客人或醫生,帶出不同個案


 

如何合作創造出這個故事

編劇樓一安:一開始這是一個電影的劇本,後來覺得這個劇本比較適合戲劇

導演陳芯宜:像我們編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是屬於不讓別人碰她身體的,劇裡也有人是第一次推拿,這部分樓一安就很好發揮

編劇樓一安:因為我自己屬於不推拿的人,所以在寫劇本時我也把自己的不相信跟質疑放進劇本裡,後來發現自己也像是推拿師一樣,開始會按一些自己的穴道,也是因為自己在寫這個劇本的時候慢慢研究出來的


 

心理師跟推拿師兩名角色之間關係所帶出的反思

導演陳芯宜:寫劇本的時候其實有個野心,想要探討現在這個快速社會裡要如何透過不同角度去成為完整的人,推拿師天意代表一個東方的觀點,心理師張琪代表西方療程的觀點,宇宙這個角色代表現在年輕人的憤怒與衝撞,小綠這個角色是藝術跟劇場領域的代表,這四個面向需要往中間集中找到交集點,透過他們找到自己迷失的狀態

「人必然有病,人因病而完整。」是整部片的重點
 

導演與編劇合作的經驗與模式分享

導演陳芯宜:因為我們兩個是大學同學,從之前就開始合作了,旁人可能會覺得我們每一次的討論都在大吵,但我覺得能肆無忌憚的大吵是對彼此跟作品的誠實,每一次的爭論都是辯證

編劇樓一安:導演陳芯宜屬於比較感性,我是比較理性的人,所以在處理時會有不同的方向,我會比較從邏輯跟結構走,導演如果覺得感情厚度不夠她就再來補足,我們兩人就是互補的狀態

 

《四樓的天堂》片名當中的意涵

導演陳芯宜:我們劇本大概2015年就開始發想,四樓對東方來說是一個諧音,比較不吉利的禁忌,天堂對比起來反差就很大,天堂這個名詞在劇中是友人送給推拿師的匾額,所以想要製造一個衝突的含意
 

角色塑造的背景與動機

導演陳芯宜:這個劇跟我自己一路以來創作的背景滿相關的,我前幾年有發行紀錄片《行者》,我朋友去看了之後大哭覺得在社運中第一線的人都要去上林麗珍老師的課,他們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擋警察,看了林麗珍老師的肢體語言之後很像獲得了重新的能量,那時候給了我一個〈身體與心理〉可以結合的想法,而城市也是這樣,在大環境裡的人物都值得被修補

導演陳芯宜:黃姵嘉飾演的角色琳琳在劇場工作,在戲中因居住的⽼社區即將都更改建,這個靈感主要也來自我之前拍攝的人物,想要把這些人的故事寫進來,
這部戲會從劇場、社運、推拿、心理四個層面的討論獲得救贖
 

角色的最大看點是什麼

導演陳芯宜:我本身就很喜歡謝盈萱這位演員,一開始在寫劇本的時候,我其實就是想像她在寫,那黃秋生這個角色也是,第一次碰面我們聊了三個多小時還聊到兩個人都痛哭〈我們甚至不認識彼此之前都沒碰過面〉

在拍攝時,光推拿師我們就做了十幾個人的田調、心理師也是做了五六個,那其實在同個領域都有不同派別,所以才會產生戲中謝盈萱跟馬志翔所飾演的角色

 

拍戲之前所做的田野調查

導演陳芯宜:我們也讓謝盈萱去跟好幾位心理諮商師問了關於職業的所有細節,那謝本身就是一位非常專業的演員,包含她跟病患的身體距離、什麼時候扮演傾聽的角度什麼時候剛開口她都問得非常細,另外我們也讓心理諮商師詢問她一次,讓她知道當病人是什麼感覺,是做了非常足的功課

范少勳也去學了噴漆跟打鼓,所以在戲中看到的都沒替身,那王真琳就真的讓她去劇場實習,戲中也真的有劇場導演,而黃秋生其實跟編劇樓一安一樣,他也不相信推拿,因為演戲也特別去學習,我們隨片有很多老師會跟在旁邊指導,黃秋生本身就有武術的底子,所以推拿老師一說他就可以很快理解,我們戲拍了三個多月一直到後面,他也相信推拿這件事

 

故事當中的亮點

編劇樓一安:從頭到尾都是亮點〈笑〉
一開始我覺得這個劇有點無聊,但寫到後來我愛上了這些角色,很像我生命的某一塊投射在裡面,我覺得觀眾可以看到很多很感人的地方,不只是張琪跟她媽媽的關係還有很多片段

導演陳芯宜:這齣戲的演員本身底子就很夠,我常常在現場都不喊卡的
編劇樓一安:德瑞克這個角色,家逵把這個角色詮釋得非常好,嘴巴很毒的同時卻也也有溫暖的一面

 

會覺得角色的鋪陳時間不夠嗎?如何解決?

導演陳芯宜:主角們因為有十集的篇幅可以起承轉合,我覺得對於編劇比較大的挑戰是它本身是電影劇本,原本單集可以解決的事變成戲劇結構就會是不一樣的,如何平衡四大角色跟每一集的來客要有呼應,看到後面的版本是我們改了十幾版的

拍攝過程中的趣事

導演陳芯宜:我覺得我們這部片的演員沒有第二個人選可以來演了,拍攝過程中我很感動所有演員都把生命中的某一塊貢獻給這部片,第一次在順台詞時,秋生哥也有因為一些個人經歷把感情帶入台詞,所以中間一度順不下去,正式片段秋生哥在戲中很多地方是即興的,這種我都覺得很珍貴,另外在戲中他跟范少勳也有師徒關係,秋生哥完全不吝嗇分享自己的經驗

台灣的影劇產業是否有什麼改變

導演陳芯宜:我自己喜歡用的是班底,夥伴都是長期合作的關係,老戰友再一起工作對我來說有最棒的事情是我們不只是來工作而是共同創作,因為台灣影視產業很多是因為資金不夠或是能力等各種方面的阻撓,導致在現場會變成只是執行拍攝這個動作,有這些班底的存在讓我覺得大家都是一起創作

我們從事這個行業也20幾年了,我也樂見越來越多人在這個行業出頭,像現在也有越來越多女性從事專業的技術人員,燈光、攝影等。

VR / XR 的創作方向

導演陳芯宜:我自己目前也在拍攝VR的新作品,我沒有把VR當成是電影而是把他看成新媒體,他有非常多可能性在裡面找到新的語言,對我來說這是用不同的方式去講創作這件事

編劇樓一安:我也有幫她寫劇本,但寫完我自己都看不太懂〈笑〉
導演陳芯宜:VR比較像是空間的概念,所以不能用電影的概論去說

希望觀眾從中獲得什麼

導演陳芯宜:希望觀眾看的時候可以跟著秋生哥找到自己的影子或認同的地方找到心理的結
 
推薦筆記

ep209 -你不知道的5大《俗女2》秘密:S3最可能走向全家是什麼星座?場景隨劇情改變?為何插曲都是食物?

Sandy Lin 2021-11-09 18:19:25

EP34 | 專訪 /《四樓的天堂》導演陳芯宜、編劇樓一安:創作就像一場辯證,讓觀眾從作品找尋自我、獲得認同、療癒身心靈

Rose 2021-11-04 18:50:11

ep190-居然有嘉玲外傳!那些《俗女養成記》沒拍出來的故事

Sandy Lin 2021-09-23 10:57:36

EP5 重擊看類型 | 從旅遊及歷史剖析臺灣首部大河劇《斯卡羅》 ft.旅飯-工頭堅

Rose 2021-10-15 16:31:05

ep184-開箱狼叔新片《追憶人》=全面啟動+關鍵報告+跳躍時空的情書?

Sandy Lin 2021-09-22 17:15:07

ep178-你也這樣長大? 4件共享的成長經歷都在《俗女養成記》裡

Sandy Lin 2021-08-22 10:0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