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製造

2020年,台灣真的有被「認知作戰」嗎?

2020年2月,當時武漢疫情尚未爆發前,觀察者網(類官媒組織)以「美國流感死了6000人,新冠肺炎只死了18人」為題,接著被台灣的三立、東森...等,台灣的網路媒體大量轉載,接著轉載到Facebook,這就是很典型的外宣模式。

長時間沉浸在假訊息中的研究員,面對假訊息的困難及初衷?
我們缺乏法律和科技工具,來協助政府單位和一般民眾,該如何分辨「假訊息」?造成出現更多以假亂真的假訊息,和彼此的不信任。當恐懼產生時,人民就會傾向讓政府擁有更多權力來監督大家的隱私和審查言論,這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這對於民主社會是不健康的。

政府小編:關於認知作戰的這條線,我們必須要劃得很清楚。認知作戰是國與國之間戰爭,認知作戰不該和民主自由,保護多元討論的空間混為一談,避免影響初衷。

台灣社會面對假訊息,是什麼情緒?是恐懼?還是憤怒?
民生相關的假訊息不會挑起恐懼,而政治假訊息會挑動每個人深層的價值觀。
當每個人都將「認知作戰」掛在嘴邊,甚至被政客利用攻訐、指控不同陣營的對手或對自己不利的訊息時,會讓老百姓無所適從、不知道能信任誰,而這其實就是認知作戰欲達成的目的這不僅僅發生在台灣,而是全球都正在面對的事情。
 

台灣討論假新聞議題的難處?

台灣有很多頂尖的研究中國學者專家,但數量仍遠遠不夠。
台灣人對於共產黨的制度或是目前正在進行的國際戰略,是一概不知的。
2020和2018台灣選舉也吸引眾多外媒,特地來觀察台灣選舉是否會受到中國假訊息的影響。

「溝通」是全世界遇到最主要的困難。
不同年齡層、價值觀的溝通其實都非常困難,科技工具讓溝通變簡單了,但卻變得更困難。

要怎麼讓台灣的訊息環境變得更好?
假訊息在台灣不會完全清零,而台灣人是需要的是群體免疫,也就是理解認知作戰是怎麼回事。面對假訊息,沒有一勞永逸的方法,而是需要長期的教育和溝通。也當然沒辦法在短短的選舉期間,就讓台灣人瞬間學習面對假訊息。不要立刻痛恨被假訊息影響的人,也不要討厭跟你不一樣的人。